• 《南开普敦》 - []

    2008-03-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shuqiao-logs/17375841.html

    《南开普敦》

    “是南开普敦,南开普敦港口。”
    “就是那里,那里的鸽粪,飘到海里。”
    “比如我说,我把烟头按碎。你想到什么?”
    “南开普敦港口?”
    “这是你想到的?烟头被按碎在烟缸里……”
    “烟缸里全是黑粉。”
    “什么是黑粉?”
    “前面几根烟按碎后的渣滓。”
    “它与南开普敦有什么关系?”
    “那么你继续说。”
    “不,我要说这里。”他指着木头围成的烟灰缸,“烟头被按碎,你想到什么?”
    “光。”
    “光,是光……”
    “很快就灭了。”
    “被按碎了的烟头。”
    “南开普敦……”
    “别急,不要着急那些鸽子,我有信心……”
    “做什么?”
    “让那些鸽子再盘旋四十分钟。”
    “也有看不见鸽子的海港。为什么鸽子要去海港?”
    “那就是下雨天,下雨天你看不见鸽子。”
    “你在下雨天上过街么?”
    “是的,我没有打伞。到了餐馆,我浑身湿透了。”
    “我不愿被淋湿,在我的老家,我从来不会被淋湿。”
    “为什么?”
    “我看见外面在下雨,便会找一把伞出来。”
    他们大笑着碰杯。
    “把你的伞收起来,我在你的年纪从来不用伞。”
    “就像那些落到海面上的鸽粪。”
    “我让它们落进我的领子里,你试过湿漉漉的坐在餐桌前等一盘生鲜吗?”
    “在南开普敦,你也常常喝醉。”
    “我会为自己点一支白葡萄酒,有的时候一支不够。”
    “喝醉了,就看不到海港的鸽子了。”
    “任何时候,只要你租下海港旁的公寓,你就能看到鸽子,只要你有钱。”
    “需要多少钱?”
    “我也不知道。”
    “为什么不出海,你说你的朋友是鱼贩子。”
    “我吗?不,我不喜欢海。我想你理解错了。”
    “是吗?我以为你喜欢海。”
    “不,我不喜欢。”
    “那你讨厌海吗?”
    “我也不讨厌。”
    “但你会注意海港上盘旋的鸽子。”
    “是啊,它们提醒我不要出海。它们告诉我,海也不喜欢你。”
    “南开普敦……”
    “你听说我,乌云,乌云,乌云……”
    “乌云,乌云,乌云,怎么了?”
    “你看我的嘴,乌云。”
    “是这样吗?”他撅起嘴,“喏,是不是这样?看,是不是乌云,乌云,乌云?像这样?”
    一支烟塞进那只嘴里。
    “你看,只要我们说起它……”
    “恐怕我不明白,我是说,你将要讲的,我不会明白。”
    “是吗?我们这么熟了?”
    “熟到我知道,你会在这个时候讲那些我们都不明白的话……”
    “好吧,他妈的。我只说乌云,乌云,乌云,有一天我看到乌云在海平面升起。”
    “是早晨?”
    “是午餐的时间。”
    “应该是早晨。”
    “它们很快覆盖了整个海港。”
    “你并没有伞。”
    “下起大雨,呵呵。这会儿,你比我快。我的舌头有些麻。”
    “是因为这些杜松子酒的缘故吗?”
    “不,刚才我咬到舌头了。”
    “你面朝大街坐着,你的面前放着什么?”
    “一盘龙虾。”
    “外面在下雨?”
    “越下越大。我看见服务员冲出餐馆,支起了一些雨棚。很快那下面就坐满了人。”
    “下午?”
    “不,是晚上。”
    “天色还亮。”
    “那些鸽子,变成了一个个影子。”
    “太阳从这个海平面升起,又在傍晚落进这个海平面。这是哪里?”
    “南开普敦。”
    “没错,南开普敦。现在你可以看见落日了,你和你的龙虾一道。服务生回到了餐馆,门前的雨棚下坐满了人。”
    “天光渐暗,有这样的时刻吧。”
    “应该有吧,我也只是听说过。”
    “天光渐暗的时候,我想我见到过,就在那家餐馆,他们打开餐馆的吊灯,玻璃门印出我和我的龙虾。”
    “天光渐暗就是落幕的时候,是不是?要不服务员为什么打开室内的灯呢?”
    “但我还是可以看见餐馆外的景象,只要你用力,你的焦点就不会被玻璃挡住。”
    “你看到了什么?”
    “成群的妇女,他们挎着木框,那里面装着蜡烛,她们在餐馆门口兜售蜡烛。很快,餐馆门前的桌子上都摆满了蜡烛

    。”
    “南开普敦……”
    “当我晚些时候走出去的时候……”
    “你又要了一支酒?”
    “我已经喝了两支葡萄酒。”
    “你喝完了,走出餐馆。”
    “我站在餐馆门前,被那些烛光吸引。”
    “那些鸽子呢,还在海港上吗?”
    “是啊,我抬起头,看见那些鸽子,还在海港上盘旋,盘旋,盘旋,盘旋……”
    他们大笑着碰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