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洗漱诗 - []

    2008-01-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shuqiao-logs/14599314.html

      对比睡前诗而言,洗漱诗更是将矛头直指诗歌技艺,甚或存在本身。通常诗人于盥洗室拨通苏格拉底的手机,并迅速挂断,借由担心高额漫游费用的发生带来的生理刺激促成一次诗人与存在的对谈和凝视。
      睡前诗作者认为,诗歌止于睡觉;洗漱诗作者对此不屑一顾,尽管有时候也偷偷写些睡前诗(牙,刷早了的时候),但总的来说,洗漱诗作者对于诗歌的态度与睡前诗作者对于诗歌的态度相比,实算大相径庭。
      洗漱诗作者认为:诗歌止于刷牙。
      刚刚刷了个牙,于是写不出洗漱诗了,算了。古人讲的好,说是:偶尔玩玩睡前诗,梦里拿它吊马子。

    《吴姓小妞》

    这两天我老记起你
    今天趁没人
    偷偷写下你
    前天傍晚
    我上了红梅桥
    看了好一会儿天
    天色发暗
    但又黑不下来
    我就想起来
    小时候的一点事
    跟你真是毫无关系
    那干嘛说这些
    那天我在想一个道理
    五十步笑百步的问题
    我说
    你记挂的
    和你忘掉的
    要说离你远去了
    那它们之间的距离
    并没有你单单想起一件
    来的远
    它们蛮亲密的
    而这个
    哪怕我跟你耳语
    你也听不明白
    所以有时候男人和女人
    都会发点狠
    死命咬一口
    肩膀、屁股、大腿内侧
    或是一把抓住对方的脚掌
    并试图与之十指相扣
    各人各式
    不知道你喜欢哪种
    从桥上下来
    我混到过年的人群里
    后来我去了江宁
    晚上跟我妈喝白酒
    她喝了两口
    好像就醉了

     

    《康复歌》

    这是写给郝巧的
    这个女孩生病了
    如果我不认识她
    我就不会知道
    郝巧病了
    如果我不认识她
    我就不会知道
    病倒之前
    她想煮个鸡蛋做夜宵
    如果我不认识她
    我就不会知道
    她打了点滴
    隔天还跑去吃涮羊肉
    哦,我都知道
    就是这么唱的,他说:
    我都知道
    我都知道
    我还知道
    我还知道
    康复歌就是这样唱的
    听着傻兮兮的
    但挺管用

     

    《好歹纪念一下大雪》

    大雪啊大雪
    我怎么对你没啥感觉捏?
    干嘛不等我诗意盎然的时候下
    现在你亏了吧
    你要我写你
    我偏偏不写
    完了完了完了
    多少年后人家都带你忘掉了
    怕不怕?
    人家带你的时间都搞错了
    怕不怕?
    人家说你是零七年下的
    你有什么办法?
    没有办法
    那时候果皮也没了
    大爸也死了
    比你更厉害的冬雪
    也马上就要
    下下来

    分享到:

    评论

  • 好好好
  • 它半夜喊着要走要走。势必是留不住了。可电梯半夜也不开呀。面面相觑我俩。外面北风呼呼的刮。

    南雪哗哗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