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过得不错,昨晚也是。 - []

    2008-01-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shuqiao-logs/13819197.html

      中午穿过桂田村,把刘按寄来的衣服拿去干洗。洗衣店在地铁站里。走到了,却看见柜台上的一面牌子,牌子上写着:去吃饭了,13点左右回来。我返身往回走,走的慢极了,好像在飘。(我喜欢飘,只有飘是我擅长的。)   
     
    飘过地铁通道,飘到街上。随便飘进三家小店,一家是安踏,四处瞟了瞟,衣服不好看,买衣服的小伙子说:随便看看。我调头又来到街上,邻家的店铺是卖眼镜的,我走进去,一个白大褂问我要什么,我说看看镜框。白大褂问道:您现在这副眼睛哪里不够用了?我心想,是耶,确实够用。我向他道谢,走出店门。
     
     之前还逛进一家昏暗的服装店,门边坐着三个漂亮女人。我走进去,有点害怕,但还是走进去了。进去后,我盯着一个女人的眼睛,并向她点了点头。
      回到家后,开始剪片。为片子配了“The Emperors New Clothes”的专辑《klute》里的一首曲子。
     
    后来去了趟火车站,在地铁里记住了几个人。
      首先是一个叉着腿坐在爸爸腿上的儿子,他在自言自语。接着是一个妈妈领着儿子坐下来,妈妈搂着儿子,嘴贴在儿子头上和他说话。妈妈在数生肖。我听到儿子问妈妈:“那老鼠跑出来了,人看见了,不就会抓他们么?”妈妈开心的笑了,搂了一把儿子。我坐在他们的对面,我也在笑。除了飘,我还擅长笑来着。
     
    我听见自己在心里默念,我说了句:这个妈妈多么的爱儿子啊。
      
    后来爸爸走过来,坐在他们旁边。妈妈不再那么高兴和轻松,做丈夫的一脸木然,抱着一捆卷纸愁眉不展,就像小时候听过的一句话:“为水电费而操心啊!”   
      我想起中午在超市买了一瓶雪碧。在进超市之前,遇见了一个小女孩,我笑着对她说:“你好。”她含羞的看着我,我的心里美滋滋的。
     
    再见,再见……”   
      在地铁里,我还遇见了一个女孩。她的刘海、眼和眉,有一点像笑逐颜开时候的姬晓攀。眼睛弯成一个半月,眼角有些细细的鱼尾纹。她把座位让给了她的男朋友,她透露出想坐在男朋友腿上的意思。我有点想笑,但是忍住了。我想起来,最后一次与她联系的时候,她的男朋友回拨我的电话,他说:“以后不要再打来了?”
      
      “可是我关心她,你也关心她对不对。”
      
      “对。”
      
      “你看,我关心她,你也关心她。我们都关心她。我们做朋友吧。”
     
      “……”
     
      听得出来,这位男朋友是个心地不坏的家伙。
        所以为你感到高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小鸡巴啊小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