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浮云 - []

    2007-12-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shuqiao-logs/11467215.html

     

     

      终于在一而再再而三地搁置后,一心一意的看起《浮云》。
      我不看它,是因为毫无陌生感。浮云就是《浮云》,我的诗写的就是浮云,成濑巳喜男拍的电影就是浮云。两相对望,还有什么可看的呢。
      借此我也考察了自己一番,得出的结论与我猜的基本一致:我并非影迷,我不关心影像手法基于心理经验的条件反射。如果说我还是好奇活动映画,那道理很简单,就是因为它不是别的,而是活动映画。
      我在黑暗中看见雪子一次次重燃热情,又一次次陷入慌乱的自责,感觉这真是如片尾最后的一个闪回那样,“有过的”渐渐滑落到存在或不存在的缝隙中,就像被吸附至宇宙的边缘,你再也无从考究。这对于森雅之来说一样如此,他男人的“格调”越降越低,几乎在明晓珍惜意味着什么的前一刻,却失去了雪子。森雅之垂肩痛哭,这等溃散伏命的男人形状,在日本的电影里是不多见的,这意味着尊严尽散,像未明尊卑与责任之前的小孩那样,丢掉了巨款,丧心的绝望。
      就现实意义来说,《浮云》里有一些我永远也无从体会到情绪。不是说它不普遍,它在战后的日本,也许是最普遍的。但我们时代之隔,社会环境大相径庭,加之日本继承封建习俗又比我们国家丰厚的多,我们对万事皆交于“牛鬼蛇神”之基本准则去判断,自然是难能神会。但我也不觉遗憾,浮云万象,可终究是浮云。
      这戏还是改编自林芙美子的小说,成濑的镜头美幻绝伦,音乐拉枯催朽,两位演员相得益彰,浑然天成,薄暮袅袅成浮云。此生若能指导一部《浮云》,也就安心安肺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杨德昌 2007-12-04

    评论

  • 是周樵同学吧?
    回复说:
    离,多半是我。
    2007-12-04 20:3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