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杨德昌 - []

    2007-12-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shuqiao-logs/11466885.html

      今天才看到《牯岭街》,将近四个小时的片长,看到天亮。
      片中导演对张震说:“那个小女孩啊,要她哭就哭,要她笑就笑,演的真是自然。”
      张震怒吼:“真假都不分,还做什么导演。什么玩意。”
      这是杨德昌的怒气,在片场意味着等级而非梦幻的高大木门前,抛下一句明话,以甄善恶。
      片子抑郁之调阴魂不散,活人生生被逼疯。这何止是台湾呢?
      乐观说的是基于对理想与挫折的思考而给出积极的人生态度,可是如果我没有理想呢?可是我的挫折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呢?乐观从何而来,不要说我麻木,也不要说我冷漠,请不要匆匆的认为我已被磨去骨棱,当好的被当作坏的,当坏的受人争宠的时候,我不再有任何观点。
      张家父亲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又回到上面那句话,真假都不分,还做什么导演。
      某天听见一个女孩对我说:搞艺术就是玩嘛,干嘛那么严肃。
      我对这句话耿耿于怀,尽管我理解这句话多多少少是一句“健康”的话。兴许对于“搞艺术”的心态还是利大于弊的,似乎即便成为一宗原则,也要比“苦大仇深”或“思前想后”来的贴近所谓艺术的核心:被广为鼓吹的创造力。
      我深感无力反驳,只好喝掉几瓶酒。既然人们在找一种乐观,你又何必去阻挠?  
      我看到的《牯岭街》,不是残酷青春,也不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那种“健康生活,适量怀旧”。我看到的是“选择”,人们相信,只要妥善选择,总会有一剂处世良方可供自愈。遗忘是好的,背弃也不是不仁义的,强烈的生命憧憬至死都会在选择之前的黑暗地带建造一座座可观的建筑,以供证明生命的伟大。
      所以,真和假,有什么可关心的呢?你确信自己是个导演就可以了,你确信自己在搞艺术就可以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浮云 2007-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