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首睡前诗 - []

    2008-11-29

    《睡前派》

    今晚与睡前派谈论鬼是否存在
    尽管睡前派三字鬼气昂然
    但是一闪不相信鬼的存在
    我也觉得鬼才相信鬼存在
    这不信任如同信任一样
    大概就是我们的风俗
    但没有什么能妨碍人们谈论鬼
    鬼,不止是鬼
    还是那些谈鬼的人
    活着的和死去的
    余音缭绕
    这便是实在的鬼啊

     

    《三天大风》

    我啊,一个人
    走在晚八点的启园路上
    镇上冷冷清清
    地球上的风还没有把我刮跑
    而大排档踪影全无
    地球上的风
    刮跑了他们的生意

     

    《父辈的旗帜》

    2008年11月
    吴峻打电话给我
    他说“在做什尼?”
    这是苏北方言
    他也可以说
    “来了组啥?”
    我都听得懂

    49年前
    祖父由建湖到上海
    蹬黄包车
    30年后举家迁往南京
    父亲插队期满
    由江西回到南京
    他生在上海
    是闸北人
    娶了南京人
    30而立于宁南
    口音混杂
    家庭语言为上海南京建湖语
    从小我就会说
    现在只要电话接通
    我就与爸爸说这宁南普通话
    人来疯的时候
    我就说两句建湖话
    在做什尼?
    切地什尼?


    《发梦》

    九点阳光打在窗帘上
    我睁开眼
    昨夜睡的不错
    这时还不想起来
    重新闭上眼
    在梦里看和听
    旧事重新演了一遍
    加上了新的内容
    天空与大地
    香气在周围发散
    这就是梦境
    我感到惋惜
    为做错的事,为对不起的人
    我知道这是早晨浅浅的一个梦
    我熟悉我可能会遇到的人们
    在慢慢的步行中
    或者仅仅站立
    我等着随便一个人
    走来和我玩

  • 误删了友情链接 - []

    2008-11-28

    非常犹豫,要不要一个一个地把它们链回来,是先把剩下的也删了再一个一个地链回来,还是把误删的那些一个一个地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