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继看到乌六兄弟推荐伍迪艾伦新片,前天宽带迁入,找到片源便下入电脑。今天下午,在看完《米尔克》后,看起《午夜巴塞罗那》,音乐好听,剪辑基本遵从小说章节,节奏和《阅后即焚》类似,虽然看着不累,但容易乏味,毕竟我们准备接受的是视听,而不单单是叙述。看片中间笑了几次,头几次是和两个女孩一样被眼前的处境搞的神经兮兮不知何悲何喜,再后来笑是维奇被抢打中,大叫你们都疯了。都是陷入荒谬境地,但略有不同的是前半段处境让人丧失免疫力,因为找不到紧急出口而全无安全感,而到了后面两个女孩才突然意识到,所谓的室内,其实是幻想出来的,因此也不需要安全通道了,自身的习惯受到“浪漫的巴塞罗那”的影响,情感的承受力跟着增高,一点都不再让人担心。伍迪艾伦蛮小气的,他最后并没有给两个女孩更多的空间,但作为观众,好放心了。
      我想说的一点感想是:影片没有驱使观众向极端情绪靠拢。这也许就是乌六兄弟说的轻松吧。
      另,又见佩纳洛普克鲁兹,想起《回归》里的台词,“你的胸一直都是那么大吗”,这次并且以后我都能记准这个难念的名字了。
     
  • 小事、惶恐 - []

    2009-01-11

    猜一下来,这是什么。

     

     

     

    《小事》

     

    头一天住进新家
    我从一个卧室走到另一个卧室
    厨房里还很空
    我走进去
    只是看看什么都没摆起的厨台
    退出来便是客厅
    我沿着我的卧室与厨房形成的对角线
    慢慢穿过明亮的客厅
    我妈这时从她的卧室走出来
    在我眼里
    她正沿着她的卧室与厕所形成的对角线
    快速前行
    她拎着拖把
    一只手在口袋里
    快走进卧室的时候
    我转过身
    我想我妈看到我了
    佝着身子木讷地再一次走向厨房
    我说妈,我和你太不像了
    我停下来
    为的是方便确定对话目标
    她在厕所,在洗衣机边上洗手
    妈,我又叫了一边,找个地方坐下来吧
    我重新走进厨房
    隔着一堵墙,我听到我妈说
    还有好多事没做呢
    我转出厨房,我正和我妈说到:
    一条狗到了新的地方还要到处嗅嗅呢

    我在我的卧室坐下来
    坐在一件老式沙发椅上
    好椅子就是一坐下便能让你觉得累
    我靠在椅背上
    既不像一个儿子,也不像一条狗
    还有一件事,”我妈说
    我只知道她在其他的房间里走动
    我犹豫了一下
    把起床气这类的东西
    从脑中扫走
    才得以像个灵长类那般站直
    心怀歉意走到客厅
    说吧,我心想
    于是我妈说了:
    啊看到这个盆啦
    以后用它洗脚
    你用蓝色的,我用红色的
    洗脸就在水池洗

    我已经把水池擦的干干净净的了

     

     

     

    《惶恐》

    这是我们的秘密
    别人不会知道

    也是相互的承诺
    明天不再有效

    街上的灯呀
    把我们依次照亮

    你撇过头去
    我也望向车尾

    街灯呀你可懂
    惶恐的心

    只在照不到的地方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