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浓汤之所以浓 - []

    2007-12-12

    原来是因为面粉。
    将面粉于色拉油内炒香,再加入牛奶和半熟的蔬菜煮一会儿,就是各色浓汤了。
    这几天重看《罪与罚》,娜斯塔西娅总是对拉斯科利尼科夫说:“要不要来点汤,味道不错……不过是昨晚的。”
    想起《回归》里喝汤的场景。索菲亚驱车来到乡下参加阿姨的葬礼,邻居奥古斯蒂娜领她到厨房,往汤盘里舀了几勺清汤,还捞到一节芹菜。她问索菲亚说一定饿坏了吧,索菲亚说从昨天早上到现在她都没吃过东西。
    这段我记得清楚,因为一方面觉得很好喝,另一方面疑惑索菲亚何以果腹。(这也可能只是餐前汤)
    回到娜斯塔西娅的隔夜汤上,也不是没有人赞赏。比如拉斯科利尼科夫的同学,高大纯洁的拉祖米欣,就非常愉快的享受了纳斯塔西娅的手艺。不过他一边喝汤一边喝啤酒也够怪的。
    现在我正喝着最普通的排骨五菜汤,五菜包括排骨、玉米、土豆、白萝卜和胡萝卜,在下锅以前,未切段的蔬菜盛满一个菜篓,相映成辉,十分漂亮。
    前两天煮了顿藕汤,刚煮不久,煤气用完了。于是一锅菜在水里泡了几个钟头,才终于变成一锅汤。可怕的是揭开锅盖一看,汤色全黑,像是深渊,把我的魂吸去一半。后来查了查才得知,原来藕是碰不得铁的,一碰就黑。
    这两天的锅底攒着前两天的化学反应残渣,看我煮起新汤了,它便自行加入我的汤,非常愉快的将汤色变成黑色。
    所以昨天早上,我做出了一锅黑色的白菜汤面,就像加了黑糯米一般。但加没加黑糯米谁最清楚?当然是我嘛,我只要硬着头皮吃掉一碗黑心面。

     

    《艾子后语》
    〔明〕陆灼撰

    艾子有孙,年十许,慵劣不学,每加榎楚而不悛。其子仅有是儿,恒恐儿之不胜杖而死也,责必涕泣以请。艾子怒曰:“吾为若教子不善邪?”杖之愈峻。其子无如之何。一旦,雪作,孙搏雪而嬉,艾子见之,褫其衣,使跪雪中,寒战之色可掬。其子不复敢言,亦脱其衣跪其旁。艾子惊问曰:“汝儿有罪,应受此罚,汝何与焉?”其子泣曰:“汝冻吾儿,吾亦冻汝儿。”艾子笑而释之。

  • 欲望号街车 - []

    2007-12-09

      看的很爽,从米奇穿着工装在布兰切面前愤然撕梦开始,布兰切(费雯丽)再也走投无路了。
      正巧今天听见马尔梅拉多夫说:“卖酒的,难道你以为你这半什托夫酒我喝着是甜的?悲痛,我在酒壶底寻找的是悲痛。悲痛和眼泪,我尝到了,也找到了……”
      片尾Stella喃喃自语道:我再也不回来了,再也不回来了。但谁都知道,这份决意,终究还是要被斯坦利(马龙白兰度)的撒娇瓦解掉。这一幕与几十年后阿莫多瓦的几部电影有着奇妙的呼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