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nd now,i can see. - []

    2007-12-20

     

    so,for the second time

    summoned the man who had been blind and said :

    "Speak the truth before God.

     we know this fellow is a sinner."

    "Whether or not he is a sinner , i do not know."

    the man replied.

    "All i know is this:

     Once i was blind and now i can see."

     

      重看《愤怒的公牛》,并流了泪。
      这真的不是一部男人的电影,就像海明威永远只是一个假汉子。
      我觉得此片与原著应该差异颇多,至少如果杰克拉蒙塔正如片中所示那般,便没有可能写出一部自传来。他寄生于自我,又被自我寄生,是个彻头彻尾的句号,只有像句号那样一头栽到底也不会多出些什么。
      我不知道,没有看过原著。
      Jack最后与Joey相遇,Joey说过两天给Jack打电话,这是什么意思?Joey会给Jack打电话吗?Jack又能说什么?
      再来看结尾的一段引自圣经的话:
      首先便是“for the second time”。
      而Joey和Jack没有second time。
      再者是before the God。
      这意味着只有在末日审判的时候,你才被赋予能力用言语说出关于Joey或Jack的“truth”,这之前,你什么都说不出来。
      然而未被赋予描述真相的语言能力的人,却可以顽固的抵抗这一缺陷。甚至我感到,由于剧烈的疼痛,他硬生生地睁开了眼睛。并非神启,睁开眼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你什么都不可能说出来。
      所以仅仅一句“Once i was blind and now i can see.”才变的那么贴切。



  • 拍电影,人一定要少。

     


    《樱桃的滋味》

      难以言说的喜爱。
      《樱桃的滋味》绝对是吴又所言的“小情绪”(但不文艺)。同样是寻找,《七武士》寻找一份认同,即五郎兵卫察觉诡计停于屋前,勘兵卫欠身道歉,这是一份道义的默契。而《樱桃的滋味》是为了认同而寻找。以辨善恶的道义准则没有了,甄别一个人不再如同胜四郎举棍测武那般简单。因此《樱桃的滋味》完全懒得告诉你他到底为何寻死(但后来阿巴斯似乎透露此人得了癌症,那我再为他添上一份艾滋病,这样也许就够上逻辑了。所以逻辑是,得了癌症的同时,你他妈的还得了艾滋病,哎……),它的重点,《樱桃的滋味》的重点,在于“无知”。
      这才是我为何如此喜爱此片的原因,没有毁灭与救赎,只有无知。这也并非解读,连标题都告诉你了,“难道樱桃的滋味,就可以挽留一颗求死的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