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别和召唤 - []

    2008-08-05

    《道别和召唤》

    在二月的一个傍晚
    小岛刮起了风
    那是女神的裙摆
    撒落开季的草种
    遥远北方的花瓣
    (她的怜悯)
    落入南方棕榈的土围
    在另一个开季日
    绽于棕榈枝
    野蘑的茸衣
    覆住
    落降头顶的草籽
    她们划分
    这傍晚的拂面的风
    她们留住了他
    二月的快乐的日子
    她们与他一起
    沉浸在
    小岛的礼仪中
    无休止的
    致意
    爱戴
    轻细的摩擦
    在二月的另一个傍晚
    草籽滚落
    嵌入野磨的根旁
    海潮铺叠
    棕榈叶飘展
    朝指小岛的密友的
    方向
    道别和召唤
  • 回南京两天 - []

    2008-07-04

      我在外公家的电脑里存了一些文字,现在就不重写了。
      
      在新街口,路过一家哈根达斯的时候,看见靠窗坐着一个戴着檐帽的女孩,脚旁停着一只红色的拉杆箱。我经过她后,转身退回来又经过了一次,这是因为前天我在地铁上见过她。我们从火车站出来,下到地铁,走进尾箱。她在新模范马路下车,我在三山街下车。今天,回上海之前,又见了一面。她和她的红箱。
      
      接下来要开始准备《朱狼鹰与大悲哥2:不想吃饭》的剧本了。下午和朱晶谈《不想吃饭》,笑的一比。它会是个完整的片子,也会是一部正经的片子,其实我想说,它是一部教化电影。
      虽然有的时候我们都不想吃饭……
      但,请为了落日和云雀,吃一碗吧!